深耕海业 织牢全产业链
厦门市潘涂社区打造“中国海蛎第一村”

2019-09-27 14:05:49来源: 中国食品报网

1

  (本报记者  王朝强   通讯员  林合社  陈祥临)  “海者,闽人之田也”。千百年来,福建沿海地区百姓以海为生,深耕海业。厦门市同安区潘涂社区凭借多年海蛎养殖经验积累,让海蛎串变成了“金串串”,让当地成为福建省最早摆脱贫困、走向富裕的乡村之一。尽管经历过发展低谷,但潘涂人敢为天下先,自发在全国沿海地区探索开展现代化海蛎养殖。如今,潘涂人在全国沿海各地养殖海蛎达6万亩,年销售量约30万吨,每年直接创造产值6亿元,带动上下游产业年产值超过12亿元,带动约2万人就业,海蛎经济产值占福建海蛎产值的20%,创造了乡村经济发展的奇迹。眼下,当地正紧锣密鼓推行新的产业规划,致力打造“中国海蛎第一村”名片。

  源远流长  海天之灵动

  “几百年来,海蛎是我们社区家家户户每天必须有的一道菜,是潘涂乡民日常饮食的必需品。”潘涂社区居委会主任林宝林说。据统计,该社区户籍人口9500多人,80岁以上有227人,90岁以上52人。其中,103岁老人吕援仍精神抖擞,爱打桥牌,她认为自己长寿的秘诀与常年食用海蛎有着密切关系。

  海蛎,即牡蛎,又名蛎黄、蚝、蚵等,各地俗称繁多,是固着型、滤食性贝类,一般固于海里物体或海边礁石上,靠自然海区提供营养物质,以细小浮游生物为食。海蛎肉嫩味鲜,含有多种维生素、牛磺酸、肝糖及其他矿物质等营养成分,含锌量之高为食物之冠,有“海中牛奶”之美誉。干肉中含有45%—57%蛋白质、7%—11%脂肪、19%—38%糖和多种维生素。

  在中国,对海蛎营养价值认识的历史久矣。汉代的《伤寒论》和《本草经集注》、元代的《汤液本草》、明代的《本草纲目》和《本草拾遗》等医典均有明确记载。《本草纲目》记载:牡蛎“久服,强骨节,杀邪鬼,延年”“补肾安神,男子虚劳,妇人血气……令人细肌肤,美颜色”。清代《医林纂要》谓之:“甘咸,徽寒。清肺补心,滋阴养血。”《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典》载:“重镇安神,潜阴补阳,软坚散结,收敛固涩,用于惊悸失眠,眩晕耳鸣,瘰病痰咳,症瘕痞决,自汗盗汗,遗精崩带,胃酸泛酸。”专家指出,牡蛎有望成为21世纪人类重要的蛋白质供应源。

  中国历代名人对海蛎都有所称誉。唐代韩愈有过“蚝相粘为山,百十各自生”的诗句。苏东坡对牡蛎偏爱有加,曾云:“无令朝中士大夫知,恐谋南徒,以分此味”,又谓“穷山之珍,竭水之错,南方之牡蛎,北方之熊掌”。清代闽督李鹤年在泉州洛阳桥题刻“蛎房风味胜江瑶”。20世纪初,文坛大家郁达夫对福建的海蛎大为赞赏:“蛎房不是福建独有的特产,但福建的蛎房,却比江浙沿海一带所产的,特别的肥嫩清洁。”

  闽南沿海民间素有“冬至到清明,蚝肉肥晶晶”的俗谚,意指从冬至到清明的海蛎肉最为肥美,是最好吃的时节。清代《采蚝曲》生动地记录下海蛎成熟季节采拾的情景:“霜高烟屿蛎方肥,村女家家践石矾。为爱檀郎供七箸,任将玉貌迎风吹。共羡今朝气较和,三三五五踏烟梦。循堤细听娇喉唱,半是英台尽节歌。看看礁头浪已回,塞裳卷袖蹑蚝堆。迩来细水添新衣,玉粒房房应手开。一房一摘渐盈坛,玉腕酸麻意尚贪。回顾潮头将没石,呼呼唤唤理归篮。风回白浪涌渔矾,犹自缘堤缓缓归。行见村闾齐打扮,匀腮濯足整裳衣。”

  潘涂人早先养殖的大多数是熊本牡蛎。明代《泉南志》记载“丽石而生,肉各为房”谓之“蛎房”,俗称“石蚝”;因形似僧帽,亦称“僧帽蚵”。潘涂人称为“珠蛎”是本地特产,在海蛎中头个较小,生长在同安湾与金门岛之间的海域,这片海域有东南沿海最纯净海域之称。海蛎普遍只有五个腮,这里生长的海蛎与众不同,比其他海域生长的海蛎多两个腮,当地渔民称之为“七耳珍珠海蛎”。该品种甘甜、鲜美、营养高,因熬汤后色泽乳白,享有“海底牛奶”之美誉,填补了牡蛎繁殖季节市场优质产品的空缺。

  在潘涂人的日常饮食中、红白喜事的宴席上,海蛎是不可少的食材。在潘涂,家家户户擅长制作蚵仔煎、香酥海蛎、海蛎粥、海蛎拌饭、海蛎羮等美食。关于蚝仔煎,在当地有个口口相传的典故。1661年,郑成功率兵攻入台南,面对缺粮危机,他就地取材,将蚵仔肉和着番薯粉混合加水,煎成饼吃,军队士气大振,渡过难关。后在闽南民间流传开来,成就了一道名菜。在潘涂有一个民间故事,说海蛎是八仙之一吕洞宾的体液滴落在海边岩石上而生的。由此可见,食用海蛎与道家养生是一脉相承的。营养丰富、味鲜肥美的海蛎在闽南沿海地区日常生活中有重要地位,这也是当地老百姓长寿健康的一个重要因子。

2

工人正在称重海蛎

  天道酬勤  厚积而薄发

  海蛎是世界上第一大养殖贝类,也是我国四大贝类养殖品种之一。全球已发现超过100个品种,是世界性海洋食品。我国沿海海蛎分布很广,自渤海至南沙群岛均有产,养殖主要分布在福建、广东、山东、广西、浙江、辽宁、台湾等地,主要品种有:福建牡蛎(葡萄牙海蛎)、熊本牡蛎、长牡蛎(太平洋牡蛎)、近江牡蛎、大连湾牡蛎等20余种。目前,我国海蛎产量约400万吨,约占世界总量70%。

  《八闽通志》载:“同安县,海在县东南,县境双溪通潮。”同安属亚热带海洋性季风气候,全年气候温和,日照充足,水量充沛。《同安水产志》载曰:“同安县在明代‘蚝埕鱼簖、蚶田蛏溆’的耕海盛况。千百年来,同安的牡蛎养殖,其规模、其产量、其品位均为全国之冠。”同安境内南部潘涂村,依山傍海,东西溪、官浔溪、西林溪流经,河网密布,浅海面积较大,入海口咸淡交汇处饵料丰富,为海蛎等水产养殖提供了得天独厚的自然环境。曾经诸多中外水产专家盛赞同安湾“诚为难得的亚热带浅海博物馆”。1911年,爱国华侨陈嘉庚在同安湾边上集美创办水产加工厂,生产海蛎罐头;1920年,创办集美学校水产科。

  1986年11月,福建省考古队在闽南地区发掘的贝丘遗址,据出土的石器、陶器以及人类食用后遗弃的大量牡蛎壳,推测其年代相当于西周末期至春秋初期。可以看出,早在4500年前,人们就开始捕捞和食用野生牡蛎。

  齐仲彦的《渔史文选》提道:“据罗马人普林尼记载,在西方首建牡蛎人工育床之前很久,中国人便已掌握了牡蛎的养殖艺术了。”海蛎食用的文字记载,最早见于南朝梁代陶弘景的《名医别录》:“牡蛎今出东海永嘉、晋安……十一月采,以大者为好。”晋安即福建的东南部地区。

  据北宋诗人梅尧臣记载,当时沿海渔民已经从事“插竹养蚝”。《福建渔业史》记载:“福建的贝类养殖历史最早,规模也最大,闽南地区在宋代就已懂得牡蛎附石而生,将牡蛎苗移植至石上即可长成牡蛎。”《泉南志》载:“泉南无石灰,烧蛎房为之,坚白细腻,经久不脱。”据宋代方勺的《泊宅篇》记载,当时统辖同安的泉州太守蔡襄造洛阳桥时“取蛎房散置石基上岁岁延蔓相黏,基亦固也”。由此可见,同安地区养殖牡蛎已有1000多年的历史。

  潘涂原名亨泥,亦称紫泥。林氏开基祖林美宗于宋理宗年间外迁至此地建村。受地理环境和泉州港口经济贸易的影响,后代多以海蛎为生。据了解,其祖上林一材,号玉吾,又名一雉,曾任云南、山西、广西三省参政,在任上改革盐制,封大中大夫。告老返乡后,为了宗族生计,广置海地发展滩涂养殖。自此,潘涂村海蛎养殖业声名远播,至今不衰。在潘涂社区林氏家庙中,南侧是林一材祠堂,始建于清代康熙三十年(1691年),2010年重修,后人为感念他的功绩而供奉至今。

  1958年,当地水产技术员江璧青通过对潘涂等村的实地调研,发表了《移植、寄肥、冲土、关水——同安牡蛎养殖四大增产的措施》。同年,同安县成立了水产学校,培养水产养殖技术人员。1964年,同安县水产技术员白金发和江壁青合写《同安县牡蛎养殖经验介绍》一书,总结了潘涂等村养殖海蛎的先进经验,向福建全省沿海地区推广,同安县成为福建省海蛎养殖先进模范县。1978年,福建省海蛎养殖工作会议在同安县召开。

  上世纪80年代后期,潘涂的海蛎养殖方式由滩涂投石养殖,逐步发展为潮间带棚架式养殖、湾内筏式养殖、浅海延绳式养殖,一直走在福建省海蛎养殖业前列。2000年后,潘涂养殖海域也发生了由内湾向外湾海区扩张,由传统养殖到现代化养殖嬗变。到2006年厦门出台海域退养政策前,潘涂人海蛎养殖面积曾高达万亩,占全县1/7,海蛎养殖业成为全村人的经济命脉。

3

潘涂区海蛎加工厂

  漂洋过海  知止而有得

  由于大规模养殖,海洋环境面临威胁。为转变经济发展方式,2006年,厦门市政府发布《关于同安湾海域水产养殖退出的通告》,潘涂海蛎养殖全部退出,产业发展面临重大危机,全村几千人的生计问题亟须解决。

  一粒小小海蛎,曾令潘涂人引以为豪,固守家园;令潘涂人走南闯北,复归故土;更令多少外来人乐不思返,扎根此地。积累了几百年传承的产业,倾注了潘涂人的心血,不管风云变幻,潘涂人永远割舍不了对海蛎的钟爱。潘涂人谨遵“国法当守、家规当遵、业当勤俭”的祖训,凭借闽南人爱拼才会赢的个性,未雨绸缪,漂洋过海,把发展的目光瞄向福建沿海其他地区,逐步在金门和山东、广东、广西等地的几十个县市开展海蛎养殖和销售,取得了巨大成功。

  世界海蛎看中国,中国海蛎看福建。在广东海蛎养殖业占全国养殖面积23%,在广东养殖海蛎大多数是福建人,而福建人中大多数是潘涂人。2017年,福建省海蛎养殖面积3.45万公顷,产量为178.81万吨,占全国海蛎养殖产量的37%,成为国内产量最大的省份。2017年福建省牡蛎产业产值达56亿元,全产业链从业人员约10万人,是福建打造水产千亿产业链十大品种之一。

  “我目前在福建漳浦、广东汕头和惠州等地区有5个养殖基地,养殖面积近6000亩,年产量约3000万公斤,年产值超过5000万元。”潘涂村民林海堤说,每个基地繁忙季节,他都要雇佣50名左右工人,像他这样的养殖规模,潘涂还有十几户。

  不变的是初心,不忘的是乡愁。林海堤今年已经50岁,上世纪90年代开始从事海蛎养殖。厦门市政府宣布退养政策后,他是第一批外出发展的先行者,十几年下来,事业成功,名声斐然,但他仍希望有一天能够回归潘涂,在家乡的海域上继续养殖海蛎。他说,现在外地海蛎养殖注重海洋环保,大多是深海养殖,技术已不成问题,收益也不错,若回来养殖,不仅节约成本,还能给当地村民提供更多的就业岗位。

  村民林坚持已从事海蛎养殖17年,早就在广东惠州承包养殖海蛎1000多亩,为了寻找海蛎养殖更优质的海域环境,另外在金门与当地村民合作养殖1000多亩。但他一直认为,潘涂人的海蛎产业最好还是在厦门海域养殖。每当他在金门海上看到,一边是金门海面漂满着塑料浮球,一边是厦门海面空白的海域,他心里总不是滋味。

  据不完全统计,目前潘涂社区村民在外地养殖面积达6万亩,海蛎年产量达20万吨,交易额约6亿元,受益全社区70%人口,带动近2万人就业,海蛎上下游产业创造产值超12亿元,约占福建省海蛎产业20%。潘涂社区自发形成福建省规模最大海蛎集散中心,2018年,潘涂海蛎集散中心年销售量达30万吨。潘涂人海蛎摊点遍布厦门市各农贸市场、大街小巷,在厦门市的海蛎鲜销市场占有率约占70%。

  众志成城  更上一层楼

  尽管潘涂人养殖海蛎产量大、质量优,市场前景广阔,然而,由于加工技术问题和缺乏政策扶持,潘涂的海蛎产业经济价值尚未完全释放,面临多种发展问题。

  为改善当地海蛎脱壳家庭作坊式低效率生产及海蛎壳堆积造成的环境污染问题,潘涂人一直希望在本地筹建集采购、加工、销售为一体的海蛎深加工产品集散地,推动当地海蛎全产业链可持续健康发展。

  “集散地概念是针对潘涂目前海蛎加工现状提出来的。项目将单打独斗的传统家庭作坊经营,变成集中管理、专业化流水线运作,节约成本、增加收入的新模式;并通过整合资源、集中管理、专业化运作、建立品牌、产品多样化、深加工,从产品生产销售到传播海蛎、渔民文化,与古龙酱文化园配套形成工业旅游链。”潘涂社区居委会副书记林生田介绍说。

  据悉,潘涂社区拟计划先期投资5000万元,建设内容分两大块——海蛎脱壳加工和海蛎壳粉加工,着眼“集散地”与“环境保护”两大关键词。

  据了解,该项目通过“合作社+农民+全产业链”的创新模式,即:从壳蛎的采购、海蛎脱壳的加工、海蛎壳的集中回收加工,到海蛎产品的销售平台搭建、海蛎文化传播等。同时,该项目可解决海蛎壳无序堆放与生活垃圾造成的环境污染问题,提供全方位的海蛎知识培训和技术指导,预估项目建成后可解决1250人的就业问题,尤其是为60岁以上的闲散劳动力提供在家门口创收的机会。

  潘涂社区目前的污染为海蛎壳的污染,这些海蛎壳大部分由环卫部门作为生活垃圾收集填埋,部分村民直接将牡蛎壳随处堆积,不仅污染生活环境,也是对资源的浪费。每年同安区政府部门和潘涂社区要花费近百万元卫生治理费用,海蛎壳处理方式迫切需要得到解决。规划的项目中将海蛎清洗、加工集中到一个区域,海蛎壳堆放在指定地方统一回收,避免生活垃圾与海蛎壳混杂,海蛎壳加工部分,在清除海蛎壳造成的环境污染的同时,还可实现物尽其用,实现经济效益、社会效益和环保效益的和谐统一。

  为缩减养殖成本、提高养殖效益、延伸海蛎产业链,当地养殖户盼望上级部门能够规划一片海蛎养殖海域,集中科学管理。同时,呼吁高校和科研单位把发挥海蛎营养价值和深加工产品研发作为课题,促进海蛎产业朝深、精、强方向发展。

  采访中,记者获悉,同安区和西柯镇两级政府十分重视潘涂社区海蛎产业发展,为此专赴福建诏安县取经,多次到潘涂做深入调研座谈,征求可行性方案。日前,中国食品报社与潘涂社区建立了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共同加强潘涂海蛎产业品牌建设,促进潘涂海蛎产业高质量推向全国乃至世界,推动潘涂振兴发展,全力打造潘涂“中国海蛎第一村”。

0
0

我来说两句

龙虎稳赢的公式方法